• 阅读:1216
  • 回复:0

美加東部之旅 - (李海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8-20 15:23
Title of Entry: 美加東部之旅 - (李海凌)
Photographer: 李海凌
Submission Received: Aug 20, 2012
 
 
不久前我收到貴社有關舉辦《第四屆美亞攝影比賽》的通知,又勾起了我對四年前美加東部之旅的美好回憶。現將我當年寫的一篇遊記及拍攝的十六張照片發給您們,也算我對貴社遲到的感謝!其中尼亞加拉大瀑布的三張照片是我最喜歡的,因放大後掛在家中客廳牆上,時常被到訪的朋友誤會以為是從网上下載的,幸好照片上的日期是最好的見證。其他的照片也是我所喜愛的,每個城市至少一張。
 
美加東部之旅趣聞

李海凌
 
美加東部之旅是我盼望已久的事。為了這次旅遊我查閱了不少旅行社的宣傳資料, 但只有《美亞假期》“美加東八天遊”的行程最合我意。我听說在北美華人旅遊界《美亞假期》不僅資格老, 更是“大哥大”級的旅行社, 服務品質肯定有保證! 因此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美亞假期》,事實也的確如此。當時,我訂的是2008年5月下旬的旅遊團,我想那時的東部天氣應該是不冷不熱。於是我安排妥工作,請好假,就迫不及待地與先生一起出遊。我們很幸運,一路上幾乎都是溫度適宜的好天氣,拍出来的景色也很靚麗。八天的行程不僅合理緊湊,導遊的講解更是豐富精彩,常讓我聽得入迷。虽然旅遊很快就結束了,但回到家的我仍沉浸在美好的回味之中。我對照相片回顧導遊的講解並查閱了相關資料,從中選出一些有趣的片段記錄下來與大家分享。
 
“牛氣沖天”的華爾街銅牛
 
2008年5月24日我們抵達紐約,第二天便開始了緊張的行程。這天我們上登帝國大厦觀景臺,下入洛克菲勒中心的下沉廣場;漫遊時代廣場、杜莎夫人蜡像館、纽约聯合國總部展覽大廳及世貿大樓遺址等著名景點;還乘遊艇觀賞了三座各具風格的跨河大橋、自由女神以及市中心高樓林立的景色,最後我們來到世界金融中心的華爾街。這里不僅有常在電視里露臉的纽约證券交易所,還有華盛頓宣誓就任美國第一任總統的聯邦紀念堂。但最讓我驚訝的是位於街頭的華爾街銅牛,被遊客裡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著,爭相撫摸銅牛并與它合影留念。銅牛的頭和身體,甚至連屁股都被人們摸得锃光哇亮,可見“牛氣沖天”。大家都想沾沾“牛氣”帶來的好運,无奈人太多我連“牛皮”都没摸着。費了好大勁才給銅牛照了張不完整的像,留作紀念吧!也算咱不遠萬里“朝拜”了一次“大財牛”。有關銅牛的來歷,聽導遊說:華爾街建好初期,股市不好,於是金融大亨們就請來華裔風水師查看當地風水。風水師認為由於華爾街地勢的關系,錢財容易流進大海,破解方法就在地勢低的街頭鑄一尊銅牛就可以把住財氣。於是就有了這尊銅牛,此後,股市大好,又有了“牛市”一詞等等。可惜,這只是為了迎合華裔遊客心理的美好傳說。其實,這尊銅牛是由意大利藝術家Arturo Di Modica耗資35萬美元用了兩年的時間設計并灌鑄而成的。Modica一直夢想創作出一鳴驚人的作品,而1987年的股市崩盤帶給他創作靈感。1989年12月15日深夜Modica出動大吊車將身長約5米,重近3200公斤的銅牛安放在纽约證券交易所的門口。次日果然造成轟動,他的銅牛被記者和警察圍得水泄不通,但也因沒得到許可而惹惱了紐約市政府。經多方協商,五天後銅牛被遷移至與華爾街斜交的百老匯大街路口,在此安了家。如今,這尊銅牛已成為華爾街的地標,與世界金融中心的命運密不可分,人氣旺得很!
 
總是被敲破的“自由鐘”
 
26日上午我們在费城參觀。曾一度為美國首都的费城,至今還保留著許多歷史名勝。當天剛好是美國為紀念在歷次戰爭中死去戰士的紀念日即“國殤日”,在美國各地都有紀念活動。我們首先參觀的就是那著名帶裂縫的“自由鐘”,它簡直就是費城的代名詞。“自由鐘”是美國精神的象徵,也是美國人的驕傲,它在美國的知名度僅次於自由女神。曾於1776年7月4日慶祝“獨立宣言”正式通過時鳴鐘紀念。1783年當英國戰敗并正式承認美國獨立時它再次被敲響。據說此鐘是賓夕法尼亞州議會為慶祝建州50週年於1751年以100英鎊向英國定鑄的。“自由鐘”高約1米,重約943公斤,鐘上銘文是來自《聖經》的名言“向世界上所有的人們宣告自由”。但就是這樣一尊具有重大意義的大鐘在第一次試敲時居然就被敲裂了,之後雖經多次修補又多次被敲裂,最後一次是1845年紀念乔治.華盛頓誕辰時又被敲裂就再也没有修復,而成為人們了解美國歷史不可缺少的寶貴文物。雖然,號稱“大英帝國”的英國人製鐘技術無法媲美咱華人的老祖宗,但這“破鐘”卻因冠“自由”而揚名世界!作為國寶的“自由鐘”還曾在美國巡回展覽,所到之處,萬人空巷,爭睹聖貌。從“自由鐘”展廳出來,我們在遊覽宣讀美國獨立宣言的獨立宫、舊國會大廈以及國家獨立公園之後,就動身前往美國首都華盛頓。
 
設計別緻的越戰紀念碑
 
在華盛頓我們要看的地方太多了。我們馬不停蹄地參觀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國家艺术博物館、國家自然博物館,都是走馬觀花,實在沒有時間細看。但意外地觀賞到“國殤日”大遊行。遊覽國會大廈、白宮、華盛頓紀念碑也都只是在外邊走走看看,拍拍照而已。最後我們前往美國第三任總統傑克遜紀念堂、林肯紀念堂以及越戰紀念碑。
 
與其他著名建築物相比,我對越戰紀念碑的了解幾乎是空白。通過導遊的講解使我對此建筑產生了極大興趣,因此看得比較仔細。位於林肯紀念堂附近的越戰紀念碑是一座全長500英呎,用黑色花岗岩砌成呈“V”字型半潛式石墙,非常有特色。它記錄着58132位在越戰中陣亡與失蹤的美軍士兵的名字,每年都會吸引400萬遊客參觀。讓人意外的是此紀念碑的設計并非出自建築大師之手,而是一位尚未畢業女大學生的作品,更讓人想不到的是設計者來自於移民美國的華裔家庭。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美國國會通過了由越戰老兵提出的建造越戰紀念碑決議後,在全國範圍内徵集越戰紀念碑的設計方案。由於越戰在美國國內具有強烈爭議并以美軍失敗而告終,因此對設計方案的要求十分苛刻。要求紀念碑本身具有鮮明特點,碑身上要鐫刻所有在越戰中陣亡與失蹤的美軍士兵的名字,還要與周圍景緻及建築協調。對於越戰,不可有一字的介紹與評價,沉默也許是最好的紀念。由耶鲁大學建築系年僅21歲的四年級女學生林樱的設計方案從1441件作品中脫穎而出,但由於她的亞裔背景引發了激烈爭議,導致評審們不得不重審所有作品,但最後還是選用了林樱的設計方案,因為她的設計仍是最好的!林樱的姑夫就是中國建築大師梁思成先生,看來親人的影響還是深遠的。在離越戰紀念碑不遠的地方有一組越戰美軍士兵的雕像,它的安放是為了安撫那些對採用林樱設計方案懷有強烈不满情緒的人們。
 
令人震撼的尼亞加拉大瀑布
 
27日在前往尼亞加拉大瀑布的途中,旅行社安排了两處遊覽:赫氏(Hershey's)巧克力世界與康宁(Corning)玻璃世界,參觀之後使我感到不虛此行。

傍晚,終於抵達了我神往已久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尼亞加拉” 在印第安語中意為“雷神之水”, 遠遠地就能聽到瀑布的轟鳴聲。當我們由美國進入加國境內時,在燈光照射下的七彩瀑布顯得格外耀眼,真是美輪美奐,如臨仙境!次日我們繼續遊覽大瀑布。尼亞加拉大瀑布是由來自伊利湖的尼亞加拉河,在注入安大略湖時遇到地質斷層,使豐沛的河水骤然陡落而形成的巨大瀑布,其沖擊到岩石騰起的浩瀚水氣更增添了瀑布的氣勢,令人無比震撼,無愧於世界七大奇觀之一。位於美國境内的稱為亞美利加瀑布,寬約305米,落差51米,緊靠其右的為新娘面紗瀑布;而位於加拿大境内的稱為馬蹄瀑布,寬約793米,落差49.4米。不過這些瀑布均面向加拿大,所以最佳觀賞位置在加國境内,而在美國一側則要借助伸延出來的觀景臺或乘遊船才能看到。因此每年來加國觀賞瀑布的遊客大大超過美國,收入也多於美國。對此“美老哥”很不爽!你們的景你們賺錢,我們的景你們還賺錢,太不公平啦!錢都讓你們賺去了!“加老弟”不敢怠慢,趕緊從每年的旅遊收入中拿出部分資金補償美國,就連晚上用於照射瀑布的彩燈及費用也都由加國支出,這才平息了“美老哥”的怨氣。話說當年美加地區同屬英國殖民地。從英國來的殖民中,敢說敢干,勇于抗爭的人就成為“造反派”;而中規中矩,不惹是生非的人則成為“保皇派”。當美國鬧獨立時,英國實施鎮壓,“造反派”奮起反抗,而“保皇派”則北移加拿大,以實際行動表示對皇室的忠誠。如今“造反派”起家的“美老哥”獲得了巨大成功,成為趾高氣揚的世界領導者;而“保皇派”出身的“加老弟”,則說話辦事都要看“美老哥”的臉色,誰讓咱在經濟上離不開人家呢!言歸正傳。說實在的,我們遊覽尼亞加拉大瀑布的時間充足,不僅欣賞了夜景,日景,還乘坐“霧中少女號”遊船親近大瀑布,更登上旋轉餐廳邊品嘗美食,邊從高處欣賞瀑布的景色,真是美不勝收!

當天下午我們遊覽了多倫多市,并登上該市高555.37米著名的地標--加拿大國家電視塔(CN塔),透過塔頂層的玻璃地板俯視地面,非常清晰。不過,若想在玻璃地板上行走可就考驗您的膽量啦。
 
度假天堂與火焰水池
 
29日上午我們乘船遊覽了景色優美的聖.勞倫斯河,它也是美加两國的界河。該河匯集了來自於五大湖的豐沛水源,起自安大略湖,經蒙特利爾、魁北克流入大西洋。在河流經過的許多地方,河床寬闊,一望無際,完全顛覆了我對“河”的概念。河内大小島嶼足有1800多個,因此華人喜歡稱之為“千島湖”。眾多的島上都建有各式城堡和別墅,使原先不值錢的荒島變成了搶手地產,號稱美加富豪的度假天堂。讓我感興趣的是位於河中的美加邊界,它就設在一座只有數米長的小橋中間,而小橋的兩端分別坐落在各自的小島上。據說,這是世界上最短的邊界橋。美加两國共同分享著聖.勞倫斯河的旅遊資源。
 
中午我們到達了首都渥太華,它給我的印象是座美麗寧靜的城市。因時間有限,我們只遊覽了國會大厦以及兩次世界大戰和韓戰紀念碑。但位於國會大厦廣場上的火焰水池卻吸引著我的目光。水池呈圓形,火焰在凸起的池中央燃燒,周圍充滿著清水并向池邊流去,很有特色,令人難忘。火焰水池是加拿大為建國百年而於1967年修建的,池壁上刻有加國各省的徽章以及加入聯邦的日期。在我們遊覽國會大厦時,發現樓後圍欄的草叢裡臥著不少曬太陽的懶貓,這讓我很好奇。原來三十多年前在國會大厦附近有許多流浪貓,議員們便開辟了這塊地方用於收養這些貓,并為它們提供食宿,而經費則來自議員們的個人捐贈。幾十年過去了,流浪貓在這里“安居樂食”,繁衍生息,個個肥頭大耳,已成為獨特的景点。
 
讓蒙特利爾人背上沉重債務的奧運場館
 
眾所周知,加拿大至今舉辦的唯一一届夏季奧運會就在蒙特利爾。而且是從1940年開始經過五次申辦,終於奪得1976年第21屆夏季奧運會的主辦權。為辦好這届奧運會,蒙特利爾人從六十年代末就開始忙活。設計出外觀新穎、設施先進的奧運體育場館。但由於當時加國正面臨經濟蕭條,管理不善,工程費用一再追加等因素,結果出現嚴重的超支,給民眾帶來15億美元的沉重債務,為此,蒙特利爾人支付了多年高達15%的税,直到2006年11月即蒙特利爾奧運會結束三十年後才付掉最後一筆債務。由此可以理解一些加拿大人反對加國舉辦奧運會的行為。
 
我們遊覽蒙特利爾的第一站就是參觀奧運主體育場。在場外我注意到升有多國國旗的旗桿圍成一圈,却沒有東道國加拿大的國旗。我正納悶,就聽導遊介紹那些隨風飄揚的國旗代表著在蒙特利爾奧運會上奪得金牌的國家,而加拿大體育健儿未獲一塊金牌,真有點羞愧。我們乘雙層纜車到達位於主體育場一側斜塔頂部的觀景臺賞景。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斜塔在當年修建到奧運會开幕時才完成一半,直到該屆奧運會结束後十年即1986年才落成,因此只有後來人享用了。從斜塔上俯視奧運主體育場館及奧運村一覽無遺,外形如同金字塔的奧運選手公寓,至今只租不售。接著我們參觀了可以容納八萬觀眾的主體育場內部,據說當年由於工人長期罷工,工程一再延期,場內的最後一張坐椅是在奧運會開幕前三天才裝好的,真夠懸的! 從奧運主體育場的模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該場的頂部原設計是一個可以活動的棚頂,由斜塔上的数十根鋼纜鏈接着主體育場的棚頂,只要一按電鈕開關,體育場的棚頂就會自動合攏形成室内體育館或開啟成露天體育場。因1976年奧運會舉辦時斜塔尚未完工,因此當時參加奧運會的人均無法目睹這“技術先進的活動棚頂”。但今天我們仍無缘欣賞,因為自它建成後就故障不斷,最終只好放棄“活動”,成為永久性的室内體育館棚頂。
 
事過三十多年,如今,2010年冬季奧運會即將在溫哥華舉行,我希望負債的悲劇不再重演,也相信溫哥華一定能辦好這屆冬奧會。
 
充滿法國風情的魁北克
 
當我們到訪魁北克市時,正值該市建立400週年,城内大小街道都挂满了歡慶的標志,十分熱鬧。自1608年法國探險家Samuel de Champlain 踏足此地開始與當地土人做毛皮生意之後,魁北克市就誕生了。當時該市及周圍的大片土地都是法國殖民地,名為“新法蘭西”,而魁北克市則為新法蘭西首府。後來被大英帝國看中,就與法國爭奪,歷經多年,最終於1759年打敗了法國,使這些區域變成英國的殖民地。而戰敗的法國則失去大片領地,新法蘭西也隨之滅亡。當年法國人抗擊英國人入侵的大炮仍屹立在魁北克市街頭及公園。1763年巴黎條約的簽訂确立了英国對加拿大的主權。1841年,以法裔人為主的魁北克省所代表的下加拿大與以英裔人為主的安大略省所代表的上加拿大地區在英女王維多利亞的斡旋下合并成立加拿大聯合省。為此,英女王接受了法裔人士提出的保留法裔傳統和文化的條件以換取魁北克留在加拿大,從而奠定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基础。魁北克市還獲選為首都,但是随着1867年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建立,介於英法區域中間的渥太華取而代之成了加拿大首都,而魁北克市則為魁北克省的省會。多年来,一些法裔加人老覺得呆在加國虧,總想鬧獨立。1995年在魁北克省舉行全民投票決定魁北克是否脱离加拿大獨立,结果反對票以微弱優勢勝出,這才讓加國政府和反對“魁獨”的人們鬆了口氣。
 
充滿法國風情的魁北克市,是美洲法語文化的發源地。198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城市,有人稱它為北美的巴黎。該市古堡式地標性建築--Frontenac Grand酒店是以曾兩次担任新法蘭西總督的名字命名的。當年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局修建這家酒店的目地是為了招攬高級客戶乘坐他們的火車,許多國際名人都入住過該酒店。
 
有關哈佛銅像的三个謊言
 
5月31日是旅遊的最后一天,我們參觀了位於波士頓聞名世界的哈佛大學,本想在有哈佛大學字樣的門前照個像,可跑了好幾个校門也没看到,導遊告诉我們這其中的原因。由於在哈佛大學的創立和發展過程中并非只得到個别人的資助,而是社會各界許多人和機構資助的结果,哈佛大學只是個名稱,如突顯某人是不合適的。我想:沒有哈佛大學的字樣就與哈佛先生的銅像合個影吧。我走向哈佛銅像,只見石座上刻着:“哈佛大學是由哈佛先生在1638年創立的”字樣。忽聽導遊說:“這不是哈佛!”立馬心裡又涼了半截。當我聽完导遊有關哈佛銅像三个謊言的解說後,所有疑問頓時煙消雲散。謊言之一和之二:哈佛大學并非由哈佛先生於1638年創立。哈佛大學的前身名為劍橋學院,於1636在當地社區的努力下創立。成立後因資金不足,學校廣泛募款及書籍。經商的哈佛先生捐出一大批書籍給學校而引起校長的注意。哈佛先生并不太富有,但他慷慨,熱心。因此校長對他說:“如果你能為學校籌到2000英鎊,學校就改用你的名字。”可不久哈佛先生就患了重病,臨終前他做出一個重要決定,將他所有的財產捐給學校共计600英鎊。当校長登門感謝時,才得知哈佛先生已病逝。校長被哈佛先生的奉獻精神所打動,履行自己的承諾將學校改名為哈佛大學,這已是1639年的事了。後来學校為紀念哈佛先生,决定為他塑一尊銅像,可誰也沒見過哈佛。因此,雕塑家只好以自己英俊的表弟為模特塑成哈佛先生的銅像,這就是謊言之三。這尊銅像并没因為不是哈佛而受到冷落,幾乎來哈佛大學参觀的人都會在此與他合影留念。銅像左脚的銅鞋已被摸得锃亮,據說能保佑兒孫考上哈佛大學的缘故,信不信由你!在哈佛大学老校區還有一處是華裔遊客必到之處,那就是畢業於該校的中國校友送給母校創立300週年的生日禮物--用中文刻滿贊美母校詞句的精美石碑。除此之外,我們還參觀了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并乘船遊覽了詩情畫意的查理士河以及遊客必到的昆西市場。
 
輕鬆愉快的加美東部之旅結束了,我仍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但我們既領略了當地名勝古跡,又增長了知識,同時對加美兩國的歷史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受益匪淺。在眾多景點中最讓我難忘的當屬尼亞加拉大瀑布,真是太壯觀了!如論所到城市,我最喜歡的就是華盛頓了。雖無高樓林立,但我覺得它的城市規劃及建築都很棒,如同坐落在花園裡的城市。而且有許多國家級博物館可以免費參觀,充滿著濃濃的文化與藝術氛圍,有機會我一定要盡興重遊!
 

图片

喜欢0

返回顶部